评央企汽车联姻第一单

今年最重磅炸弹出炉——央企汽车重组第一单!主角是长安汽车集团股份和中航汽车公司,或者说是长安汽车集团股份的母公司——兵装集团和中航汽车公司的母公司——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。

据我所知,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将旗下汽车资产注入长安汽车集团。作为交换,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或中航汽车公司将持股约23%的长安汽车集团股权,而中国兵装集团将持股长安汽车集团77%。

在汽车产业振兴规划出炉的首年,就推出难得一见汽车央企重组,这意味着什么?兵装集团和中航工业集团公司的联姻,代表了什么?

加速的重组进程

昨天,各大媒体都收到了一份来自长安汽车集团股份的邀请函。“初冬时节,层林尽染。在这充满着丰收和喜悦的时节,中国长安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诚挚邀请您出席2009年11月10日(星期二)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新闻发布会。届时,国家领导人、中央国家机关有关部委领导、地方政府领导、中国主要汽车企业领导、国内外合作伙伴高层将聚首北京,与您见证中国汽车业发展盛举,分享合作成果、并展望未来的发展规划与前景。”

这份看似简单的邀请函迅速激起市场反应。什么样的新闻发布会,需要在人民大会堂举行?什么样重大的事,需要“国家领导人、中央国家机关有关部委领导”出席?

11月5日、6日,所有与之相关的上市公司要么停牌,要么发布相关的公告。细数一下,东安动力(600178SH)——停牌;长安汽车(0625SZ)——11月6日才开始停牌;中航科工(2357HK)——11月4日宣布进行资产置换,就所持有的东安动力251,893,000股股份,占东安动力总股份数的54.51%与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持有的 中航光电(002179)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航光电”)116,035,274股股份,占中航光电总股份数的43.34%(以下简称“光电股份”)进行置换。如此一来,东安动力的股东从中航科工变身为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。

一系列大动干戈的重组,一个声势浩大的连环反应,这就是央企汽车重组带来的震动。不过,这也证实了此前《经济观察报》的一则报道——关于“国资委已经原则上同意将哈飞、昌河划拨给同样具有军工背景的中国兵器装备集团,由兵装集团旗下的中国长安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负责。未来,中航系汽车业务将更多致力于专用车和民用发动机业务,例如客车、汽车发动机等”——属实。

知情人士透露,此事已经提速。原以为本月中下旬方会对外宣布此事,但未料到10日就迅速成行。

如此庞大的资产置换,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完成,这代表了什么?效率,还是某种方向?

央企汽车重组第一枪

我觉得这是一种方向。在汽车产业振兴规划中,就特别强调“汽车业的兼并重组”。和数年前的上南合作一样,这次央企汽车重组也放在了北京人民大会堂签约。但与上南合作(地方央企重组相比)不同,这次将是央企汽车重组的第一步。

这次重组可以说是具有标志性意义的。

第一,央企各司其职,术业有专攻的思路更明确。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未来只作为股东,持有长安汽车集团股份的股权,并不参与汽车经营;而长安汽车集团股份将成为重要的央企汽车资产,致力于发展汽车业务。

第二,对汽车业来说,长安汽车集团的地位变得相对稳固。在广汽集团、长丰联姻时,我就发现长安汽车集团需要保住第四的位置。随着广汽集团在国内的兼并重组力度的加大,原来位居第四的长安汽车集团就变得有些危险,仅凭他自己的内生性发展,显然有些吃力。

寻找合适的兼并重组,成为长安汽车集团保住第四的最佳途径。保住规模第四,就意味着可能得到更多的政策扶持,更便捷地办成一些大事。在这个讲求效率的年代,早干早赚。就如同张爱玲的名言“出名要趁早”一样,早占据前四甲的位置,早一步得到政策优惠,就可以早一步占据更大的地盘。

尽管一切看上去很美,但长安汽车集团能多大程度上受益?这是一起拉郎配,还是一个美满婚姻呢?

在我看来,这一枪能否打到点上,取决于长安汽车集团有多的整合力,也取决于中国的小型车将如何突围。

众所周知,昌河汽车亏损,所以这家曾经在沪市的上市公司无迹可寻了,600372这个代码消失了。哈汽集团不知盈利状况如何,但以中航系在汽车业的巨额亏损看,预计状况也不会太好。长安汽车集团的微车几年来也不乐观。

长安汽车集团能在管好原来自家微车生意同时,管好另外两摊生意吗?是规模效应、协同化降低成本,还是互相拖累呢?

我想,我们需要密切关注长安汽车集团股份汽车研发的动态。按照整车设计远远早于生产的规律,研究院的新进展决定了长安汽车集团股份整个微车项目的成败。

另外,在这个提倡促进农村经济发展的时代,中国的微车市场有多大?未来将如何发展,也决定了长安汽车集团股份微车项目的未来。原长安汽车集团股份的微车业务 昌河汽车 哈汽集团,这个1 1 1将大于1,还是大于2,或者大于3,需要时间来验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