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遇到的娱乐圈毫无教养,毫无道理,于是退圈了


一周前,你可能看过这样的一组视频截图:


视频里的女生对着镜头,说出了很多令人咋舌的影视圈现状:新人演员被晾一小时、基层工作人员被辱骂都是家常便饭,还有群众演员摇身一变成为导演并乱改剧本的荒唐事。


截图经各大微博账号转发,成为微博的热门话题。


这突如其来的热度却让晁然感到害怕,她告诉娱理工作室:“掐头去尾做成截图之后就变成了‘揭秘娱乐圈的丑恶嘴脸’,我其实不是那个意思,我只是说说我自己的经历,所以第一感觉是有一点点害怕。”



晁然视频截图,图源微博见水印


晁然因出演网剧《最好的我们》“洛枳”学姐而为人熟知,后来,她逐渐远离影视圈,成为一名专职淘宝店主,并签约了著名的MCN机构“如涵”。


“洛枳”学姐带给了她原始的粉丝积累,也成为了网红时代的晁然头上的“紧箍咒”。


《最好的我们》之后,“洛枳”曾有不同版本,常常会有人将晁然与其他演员的演绎进行比较,有力挺她的,自然也有认为她蹭热度的。晁然说,只要跟“洛枳”相关的任何事情上了热搜,“我都会被拉出来骂一顿”。


网剧《最好的我们》剧照,晁然


这次截图流传开来之后,网络讨论焦点很快从娱乐圈阶级问题,变成了“这是否是一场网红的营销事件”;还有人把网络上那些“扒”她和她的网店的“楼”爬完了,推测晁然是一个自制产品质量堪忧却总爱拉黑异见的网红。


晁然说,她曾经面对一个坚决不走淘宝退货流程、用在微博黑她威胁只想拿两万元赔偿的淘宝买家,也曾在一次被二十人同时发难的情况下,发现当中的十位根本没有购买记录,五位的购买记录发生在一年前,剩下的五位则是那十个人的小号。


从演员到网红,晁然找到了自在的生活方式,也经历了网红店模式的红与黑。


以下是晁然的自述,整理自本次对话实录:

被际遇推着走


你在提纲里写了一个问题:“看了你那么多视频,我感觉你像是被际遇推着走的演员,这个印象符合你的真实情况吗?”


你问完之后,我才扪心自问,我好像真的是完全被推着走的演员。


大学的时候我想成为一个顶尖的程序设计师,未来在一个很厉害的机构里,做很厉害的人,当然也可以赚很多钱创造很大价值。


我的高中母校是武汉二中,那是一所管理严格的学校,被同学们戏称为“武汉第二监狱”。我是一个成绩还不错的理工科学生,但称不上学霸。后来我上了中国传媒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,专业课程很难,但我课外也会参加一些社团,在学校的广播站撰稿。


图源微博见水印


学校有不少业内的师兄师姐,有同学找到我,说能不能帮他拍个弹琵琶的短片,还可以给我一些费用,我觉得挺好的,就帮他拍了一个短片。


结果那个短片被拿去《我为校花狂》的海选,后来我就去参加了那个节目,那是我第一次的出镜机会。录节目的时候,我认识了一个广告导演,后来他邀请我去试镜,我接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支广告,还记得是东风标致301的广告,投放在春晚的时段,当时好多亲戚朋友给我打电话。


那时候我在广告界很受认可,后来都没怎么试镜了,是因为我每次拍一个广告,导演都觉得很满意,然后就推荐给别的广告导演。


在广告片场,我迎来了人生中决定做演员的时刻,那就是拍得特别好而且得到了导演认可的时候。我当时想,如果我能完整地诠释一个角色,说不定会更棒。


图源微博见水印


第一次演戏,我是被骗过去的,副导演在电话里跟我说每天8000元酬劳,结果到了之后,我才被告知,8000元其实是一个月的酬劳。


那个电视电影剧组不像广告剧组那么专业,广告片的摄影都是请很专业的摄影师,因为它钱比较多,而那个电视电影剧组的导演,经常不知道下一个镜头要拍什么,大家都比较混乱。导演常常会在那里讲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然后大家都要附和他。


那些东西让我不舒服,初次接触算是有些遗憾。


但我当时对娱乐圈没有那么大的反感,只是觉得,可能是因为我没有组织,所以找到我的戏都不是太靠谱。后来有师姐介绍我进入经纪公司,我连合同都没有看,就签了,合同期是八年。


他们带我去见了几个剧组,我的感受很不好。


晁然视频截图,图源微博见水印


我跟经纪人去剧组面试,进到房间,跟副导演打招呼之后,他瞟了一眼,就像没有看到你一样,大概等一个小时才会跟你说话。我也遇到过一个道具小哥哥,因为导演没有说明白,他把花盆摆错了地方,就被当着全组人的面,被人格侮辱式地骂。


我当时就问自己,如果之后会遇到这样的剧组,你因为职业的需求必须跟他们相处,你可以接受这样的生活吗?我当时的回答是我不愿意,我不想跟那些人相处。


但是你说有没有好人?肯定有的。像《最好的我们》的演职人员都对我很好,只是说糟糕的那些都太糟糕了,我就想如果为了红,我必须要忍受那些的话,还是算了。


我发了视频以后,有人在底下说,很多行业都是这样的啊,都有这种人,但演艺圈不是那种“老前辈说新人你要听我的”的常规法则,而是那种非常规的,比如说人身侮辱工作人员,那些工作人员很小很年轻,而且有些群演啥事都没做错,就无故被骂。


最可怕的是,我以为这是一件例外的事情,导演骂了以后,我以为大家都会有很惊讶的表情,结果大家都是很麻木的表情。


当一个副导演在那儿跟我说:“我跟你讲,你们女的就好好在家,跑来当什么演员,你们这些人谁看?”然后说群众演员就该在那蹲着吃饭?它是一种毫无道理、毫无教养的愚蠢,不是竞争,不是残酷,不是其他行业遇到的残酷的竞争。如果我要跟他们一起合作,我会觉得自己很蠢。


那件事情让我发现自己无法改变这些,于是决定算了。


晁然视频截图,图源微博见水印


你问我,是不是你的运气比较不好?如果在新人的时候,接触到的是靠谱的戏、好的资源,我觉得我看到的娱乐圈就不是这样的,这是实话。


但我没有勇气坚持下来。很多人看到我发的那个以后会心疼他们的爱豆,说谢谢你坚持下来了,我觉得大概他们是比我更有勇气的人,他们让自己承受那些东西,一直坚持,最后让自己有选择权,可以选择好的剧本和剧组。


我可能动力也不强,如你所说,我是被际遇推着走的人,也没人觉得我一定要当演员。


当时我可以考研,还可以创业,所以我在那个经纪公司待了几个月就决定解约了。


图源微博见水印

网红的红与黑


离开经纪公司之后,我边拍广告边创业。当时我还在上学,曾经尝试过做一个母婴项目,然后创业失败了。


偶尔,我会等一些好的演戏机会,把演员当成副业来做。当时挺多剧本找我的,但是你知道好剧本特别难得,常常是拍广告认识的副导演帮剧组找演员,他们有我的资料,就会联系我,大多数是这样的机会。


很幸运在那个阶段遇到了《最好的我们》,很多人认识我,其实都是因为“洛枳”这个角色,这个我不能回避。


但是很多粉丝并不知道,我在《最好的我们》之前就开始创业了,所以有人说“你火了之后,就开始蹭角色的热度”。当我的淘宝店上线之后,很多人不理解,甚至有些愤怒,他们看不起“网红”这两个字,他们问我:为什么好好的演员不做,要去做网红?


网剧《最好的我们》截图,晁然和谭松韵


其实网红在做非常不同的事情,有人做游戏,有人做穿搭,还有人做美妆,但大家对网红这个词本质上带着有色眼镜,再加上你是一个要赚钱的网红,那你就完蛋了,你就是奸商是骗子。


我以前创业分享的时候,大家都说你好棒,你勇于去创业,但是当了网红,创业就变成了负面的东西。


我现在运营一个服装品牌,一个护肤品牌。最开始的时候,我都跟大家说,你们喜欢就选,我只是给大家多一个选择而已,但是可能外界看来就是,“天哪,你是在圈粉丝的钱,你是在骗钱”。这样既不尊重我,也不尊重我的粉丝,就好像他们没有脑子一样,他们都是给我捐钱。


图源微博见水印


事实上网红或者其他公众人物做产品比其它品牌还要敏感一些,因为是用自己的名誉和之后的商业价值在做担保,所以网红要做自己的品牌,反而对质量把关会更严格。


有一次我的粉丝群里突然出现了大概是二十个人,愤怒的声称当时买到的衣服质量有问题,结果我们进行售后处理时才发现,这二十个人里,有十个人从来没有在我们店里买过东西;还有五个号是他们申请的别的号;还有一个要求退货的,衣服是穿了一年的。甚至有专门这种有组织的群来进行恶意的舆论引导和差评,有一次,一个混进去的粉丝截图给我看他们的言论,我看了之后才知道,她们说“我们的目标是搞垮起早”。


然后路人看到底下的评论就会相信了,也不会关注后续的事实。



图源微博见水印


服装行业供应链长、细节复杂,我们不是没有出过质量问题,去年有一次衣服就出了比较严重的问题,因为换了一个供应链,我们的衣服全部报次,有顾客反映穿了以后蕾丝会脱落。然后我们的处理方式是全部召回,并且赔偿。


说实话,“洛枳”这个角色带给我的一定是好的影响多过于不好的,我能在各个短视频平台上做到比较好的效果,也有“洛枳”的关系。


但只要跟“洛枳”相关的任何事情上了热搜,我都会被拉出来骂一顿。上一次《橘生淮南·暗恋》公布卡司之后,我又被骂上了热搜。其实以我一个野生个体户,这么大的戏是不太有机会找到我的,我并没有去试镜。但是当时的情况,你好像还是得说点什么,所以我回复过一篇微博,那是我唯一一次在微博提及“洛枳”。



截图自微博


我没有去蹭这个角色的热度。我们淘宝店的直播都要打上标签,有利于推广,同事会问我可以不可以标“洛枳的店铺”或者“《最好的我们》演员的店铺”,这样点击量就会高,我们可以省很多钱,但是我都没有这样去做。


我是2016年跟如涵签约的,从那时起,就有不少人想象说,我是被一个公司控制着的网红。

现在的MCN机构很多,但如涵比较特别,因为它是个上市公司,比较有实力,比较开放,我跟他们聊过多次以后,发现他们也是理工科思维。


如涵是服务商,就是给你提供资金,然后你在这个平台上做,你要招人或是什么,全部都是由你自己说了算。现在我的团队全部都是我自己招的,全部都是我自己管理,所有的选择都是我说了算。


服装其实是一个特别不挣钱的行业,如涵的状况大家可以看一下财报,非常公开透明,我们今年的目标就是不亏损。


相比演员的生态,网红是一个各自作战的领域,不存在圈子。我认识的网红不多,但都是非常努力的,每天熬夜到三四点,不带休息的。我现在过着非常踏实、自由、有期待的生活,我觉得很开心。


图源微博见水印


推荐阅读

主笔专栏

点击图片即可阅读


点击标题可阅读更多娱理精彩内容

点击一下即可阅读

锦绣未央抄袭成立 李健苏州演唱会 灯光师之死

内地港台艺人道歉方式 艺人名誉权星美讨薪

下一个杨超越下一个哪吒联合声明版权剧

最强大脑纠纷调查 翻唱版权密室逃脱明星肖像权

撞死了一只羊何以为家 风雨云美国队长复联4

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攀登者双子杀手

权力的游戏百年孤独 甜宠剧播放量翻拍剧

陈情令我们不能是朋友长安十二时辰狮子王

九州缥缈录全职高手哪吒之魔童降世FIRST三怪客

瓦尔达仲代达矢杜琪峰谢飞张艺谋陈冲李安

肖战蔡徐坤李宇春赵忠祥袁泉鄂靖文

NINE PERCENT初代团王源二代团

乐队的夏天新裤子幸福蓝海刘洲案Ella生育观

封神三部曲X-crew限酬令电影民营公司奥斯卡

电影节海报柏林电影节戛纳电影节威尼斯电影节